渔舟带你去天堂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0:20:50 来源: 抚顺信息港

她跳楼了  深夜,万籁俱寂。A大寝室楼六楼走廊亮着灯光。快到期末考了,不少白天看不进去书的同学选择在晚上开夜车。走廊两边,三三两两地坐着手捧书本的学生。复习完的陆续回寝室睡觉。  眼前密密麻麻的小字变得模糊不清,我从书本中抬起头,满眼空空。幽长空旷的走廊上只剩我和身边的另一个女生。  “吱呀——”寝室的门开了,室友王丽静揉着眼睛走出来,“哟,真用功,满走廊的人都让你靠走了。”  “哪里,这不是还有一个吗?”我向身旁努了努下巴。  “学糊涂了吧,明明只有你一个人。”王丽静嘟囔着,走进了厕所。  我强迫自己又看了一会儿,打了个呵欠,决定回寝室睡觉。临睡前,先去一趟厕所。  完事后,正要推门离开,一个人影从没关严的门前一闪而过,向晓梅。邻班的一个女生,我认识,关系不错。  她出来做什么?我一下子清醒了,半夜出来不是去厕所,去哪里?  “嚓、嚓、嚓——”轻缓的脚步声一路向东回荡着,六楼东侧的寝室早就空下来,没人住,她去干什么?  我连忙推开门,只见她的身影溶入了黑暗中,我听到打开窗户的声音,“嗖——”她跳下去了。  一声叫喊在寂静的楼道里响起。   疑云重重  第二天早上,我顶着两个熊猫眼去食堂吃饭。一路上收获不少异样的眼神。也难怪,昨夜我的叫喊惊醒了整个楼层,六楼的所有手电齐出动,将东侧窗户楼下照得如同白昼,地面上干干净净,别说人的尸体,就是一条虫子也没看到。  我在众人的质疑、抱怨、骂骂咧咧中缩回了寝室。不过,也不是毫无收获,向晓梅所在寝室的一个女生被下了药,由于我引发了混乱被及时发现,保住了一条命。这位女生与向晓梅历来不和,向晓梅离奇失踪也是事实。毫无疑问,向晓梅成了投毒的嫌疑人。  上午没课,吃完饭我回到了寝室,一路向东走去。  如同房地产买卖一样,顶楼往往是不得已的选择。像我和向晓梅这样的女屌丝被分配到又高又冷的六楼实属正常。  东侧寝室自从上届毕业后一直无人居住,“人迹罕至”。入冬以后更是幽僻冷清。  走近窗前,窗台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上面的淡淡鞋印说明我昨晚没有看错,向晓梅昨晚的确跳楼了,可是,尸体呢?从她跳下去到我惊醒了众人,完全有时间转移,何况还是晚上。  我抬起头,东侧寝室紧邻一家废弃厂房,遮挡了一部分阳关,所以常年暗无天日。我看着看着,突然想到了,寝室与围墙相距不到三米,向晓梅跳下去后,会不会……也许我该到下面去看看。  我管好窗户转过身,与孙亚娜打了个照面。  “你?在这里做什么,怎么没去上课?”她问我。  “我今天上午没课,昨晚向晓梅……”  “你就是压力大产生的幻觉,你要学会放松心态,学会减压知道吗?”她打着官腔说道。  我在她的注视下回到了寝室。躺在床上,又一个疑问产生了。  孙亚娜来六楼东侧寝室做什么?A大校园管理严格,孙亚娜是学校值周长,平日里负责检查学校卫生、学生纪律等,出现在六楼本无可厚非,但是东侧寝室没人住,窗台上的灰尘说明平日里没人打扫,应该也不是检查卫生。我在阴影里,她看不到我。那么,她到东侧寝室做什么?  嗨,管她呢,与我有什么关系?我闭上眼睛准备小憩一会儿,突然间,我睁大了眼睛,我想起来了:昨晚走廊里的那个女生呢?  我去厕所时她还在,中间并没有听到走过去的脚步声和开关门的声音。我出来时,对面的走廊空空如也,没有人。她到哪里去了,凭空消失了?   我见鬼了  我走到东侧寝室的窗户下面,地面上空空,很干净。我看向对面不到三米的围墙,同样很干净,没有一丝溅上去的血痕。我绕到楼体的两边,没看到拖拽的痕迹和血迹。  不可能啊?向晓梅从六楼跳下去,一定摔得头破血流、血肉模糊,怎么可能一点血迹没留下。再高明神通的人也不可能处理得这么干净啊?  真是活见鬼了!我有点恼怒的踢了一下脚下的土地,一个绿色的东西露了出来,有发现。  是一张菱形的卡片,绿底子,一片霞光中印着两个“TT”的字母。  这是什么?难道是从向晓梅的身上掉落下来的,这里更是“人迹罕至”。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夜晚很快来临了,走廊上又聚集了一帮人。我从书本中抬起头,盯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内心涌起一阵惆怅,叹了口气四下看看,长长的走廊又剩下我一个人,还有,身边的那个女生。  我转过脸瞅她,她低着头,垂下的头发遮住了整个面部,看不清长相。她穿着几年前流行的毛衣款式。  女生察觉到我在看她,转过头,我来不及与她四目相对,是个相貌平庸的女孩。我不认识她,但却有种熟悉的亲切感。  她冲我笑笑,继续低头看书,我注意到她手里的教材与我们的不一样。  “吱呀——”寝室门开了,王丽静走了出来,“哟,真用功,又剩下你一个人了。”  我打了个呵欠,起身去厕所。关上门后,我轻轻转身推开门,昏黄的灯光下,长长的走廊空荡荡的,没有人。  一阵彻骨的寒意自脚底板向脊背蔓延,我真的……见鬼了!   天堂在哪里?  周末,自由活动时间。我回到寝室,原本聊天聊得热烈的两个室友见到我后偃旗息鼓了。我没在意,我在寝室中一直是个存在感很弱,不招人待见的人。  其实她们谈论的无非是孙亚娜和宋琪之间的事情。两人之间有矛盾,存在竞争。原本宋琪是校值周长的人选,因为被查出在寝室内喝啤酒被取消了资格。宋琪认为是孙亚娜在背后搞的鬼,两人积怨很深。刚才从门外听到她们议论宋琪丢了一部价值五千元的手机什么的。  两个女生出去了,我躺在床上正准备午睡。手机响了,是短信,向、晓、梅的短信。  “你好吗?”她问我。  “你是谁,向晓梅的手机怎么在你手里?”我飞快地回复道。  “你说什么呀?我的手机当然在我手里——我是人,不是鬼,谁说跳楼就一定会死啊?告诉你,我到了天堂,不是一般意义的天堂,而是真正的天堂,一个安居乐业、无忧无虑的地方。”  “神经病、疯子、杀人凶手!”  “你差点害死一条人命,知道吗?”甩掉手机,我闭上眼睛,却没有一丝睡意。  夜晚再次降临,走廊上又只剩下我和那位女生。我向她走去,“你是谁,到底要干什么?”我压低声音问她。  对面的声音缓缓飘过来:“我叫季影,原来也是这所学校的学生,说起来还是你的学姐呢。”  季影,我听说过,当年的事情成为A大的一桩悬案,某天晚上也是从六楼东侧窗户跳了下去,至今下落不明。  “你为什么要缠着我?”  季影一笑:“不是我缠着你,而是你心里有我。”  “什么?”  “其实我只是一个象征,代表着你内心的负面情绪。每当你心里产生孤独、失落、消极、焦虑甚至绝望的时候,我就会出现,是你内心的一个写照。”  寝室门悄无声息地开了,“你刚才自言自语地,叨咕什么呢?”王丽静问我。  “没什么,我在背题——向晓梅在哪里?”  “她在天堂过得很好。如果你想去,随时欢迎。不过,先要通过考试哦。”说着,她把手里的书本递给我,绿底的封面印着两个“T”字母。我明白了,那是“天堂”的缩写。  鬼使神差,我接过了书本。抬起头,她不见了。   寝室秘密  我回到寝室睡觉。半夜里,上铺一阵轻微的晃动惊醒了我,是王丽静。  她从上铺下来,走到门口,拨开门闩,推开了门。不知为什么,她的整套动作让我联想 到“蹑手蹑脚、鬼鬼祟祟”这两个词语。  等等,蹑手蹑脚、鬼鬼祟祟,上厕所是正常的生理需求,用得着像做贼一样吗?  我也学着她的样子小心地下床,走到门边,把耳朵贴上去,她的脚步声消失在了相反的方向——东侧寝室,一声细微的开门声,片刻,关门。  她回来了,我赶紧回到床上。  王丽静去了东侧的某一间寝室,她去做什么,有什么秘密?     第二天早晨。  “哎,有人找你。”王丽静打过招呼后出去了。  我转过身,寝室里来了一个女生,“你是?”  女生自报了姓名,“我是来感谢你的。”  “感谢我?”  “对呀。要不是那晚你的喊声惊动了我的室友,恐怕我早就没命了。不管怎么说,你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原来是她。我表示不必感谢,问她的身体状况,她说已经没事了。  “除了感谢你,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我察觉到了异样。  女生压低了声音:“其实,我不是被下毒了,而是不小心吃错药,产生了过敏现象。向晓梅无故失踪,消失得蹊跷,校方没办法解释,只好拿我的事做借口,你一定要替我保密。我知道你和向晓梅关系不错,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才把真相告诉你,记得替我保密,切记、切记。”  送走了女生,我呆立片刻,摸出手机给向晓梅发短信:“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她回了一个不介意的表情,我向她询问关于季影的事情,得到了一个与流传版本不同的说法:季影当年根本没有犯错误,而是替一个朋友背了黑锅。向晓梅向我描述了天堂那边的美好生活。  放下手机,我去厕所。由于有心事,我的脚步很轻。厕所门半开着,刚走进去就听见有人在隔间里打电话,是王丽静:“放心,我已经弄好了,到时候一定会让她受处分,没准会‘丢盔卸甲’呢。”  她在给给谁打电话,说的又是什么?来不及细想,我悄声退了出来,回到寝室。  王丽静究竟做了什么能让“她”受处分,“丢盔卸甲”?想起昨晚她的行径,我敢肯定:东侧的某个寝室隐藏着秘密。   神秘的601室  早起正要去上课,一个室友叫住我:“你下楼顺便帮我把这两本书交给孙亚娜。”  我接过,走到四楼时,看见孙亚娜正挎着一个大盆准备去洗衣服,其中有一件是我喜欢的黑裙子,裙摆上缀着亮片。  我把书交给她后,走了。  上完课走出教室,我去晾衣场收衣服,顺便也把室友的一起拿回来。  学校规定,洗完的衣服统统挂到晾衣场。夏天还好说,一到冬天,湿衣服冻成了冰片,要好多天才能升华干透。  我在一排排的衣服中寻找着,一件裙子吸引了我的目光。  这件裙子比孙亚娜的那件还要好看。等等,孙亚娜的裙子呢?怎么没找到?我明明看到她上午洗了一大盆的衣服,其中就有那件黑裙子,怎么找不到。  我仔细又找了一遍,没有。站在原地片刻,我快步走回寝室,直奔东侧走廊。我低头寻找着,地面上有闪光,没错,是孙亚娜裙子上的亮片。这么说……  我将目光转向601寝室的大门。上届学生中有一个孙亚娜很要好的老乡住在这个寝室。临毕业时将房门钥匙交给她完全有可能。那么,孙亚娜便可以将洗好的衣服拿到601寝室进行晾晒,免去冬天晾衣服的烦恼。  学校规定:不得在寝室内晾衣服、没有指示,不得进入空下来的寝室。  孙亚娜那天并不是来检查卫生的,而是来取衣服的。王丽静每天晚上并不是真的去厕所,她的目的是601寝室。  无疑,作为校值周长的孙亚娜违反了校规。但是,仅凭这两项就能让她受处分、“丢盔卸甲”吗?顶多口头批评教育一下,保证以后不再犯了事。  我预感:近几天要出事。   揭开真相  果然到了星期五晚上,学生管理处的范老师领着宿管阿姨和一众值周组的学生浩浩荡荡开进了六楼东侧寝室。  孙亚娜闻讯赶了过来。  “打开!”范老师站在601寝室门前,命令道。  走廊上看热闹的人纷纷集中过来。  果然,601寝室晒满了衣服,还有一些私人物品,那件黑裙子也在其中。  “这些都是你的?”范老师问孙亚娜,“作为值周长你不清楚校规校纪吗?怎么能带头犯错误呢?”  孙亚娜满脸委屈:“我知道是我不对,可我也是没办法。您也知道冬天洗完的衣服总是要很长时间才能干透,我常常没有换洗的衣服穿……”  我说什么来着,承认了错误诉点苦,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没什么看头。我正准备回寝室,王丽静突然叫了起来:“咦,那是什么?”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张床垫下有凸起。王丽静手快,上前抽了出来,是一部手机。  “这好像是宋琪的手机。”人群中有人说。  宋琪听后上前拿过来,仔细看了看,“没错,是我的。我还以为丢了呢,原来是你……”  场面瞬间逆转。“不,不是我,我没拿。”孙亚娜连忙辩解道。  “不是你,是谁?这间寝室的钥匙不是只有你才有吗?”范老师责问道。  我明白了,601寝室的秘密,原来如此。  后面的事情我没兴趣看了,转身回了寝室。   尾声  吃过午饭回寝室,孙亚娜竟然在。周末,室友们都出去了,她来做什么?  看她的眼神我知道来者不善。“想不到是你。”她阴狠地说。  我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  “说什么?哼!”她把手伸向我的床下,抽出了一枚亮光闪闪的——钥匙。  “不,不是我,我不知道是谁放到我床下的。”我顿时傻眼了。  “不是你是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近来常去东侧寝室。半夜经常呆到只剩下你一个人。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大可以光明正大地说出来,玩什么阴招子。”  “我……”我百口莫辩。  “你等着!”孙亚娜留下一句话,气冲冲离开了寝室。  晚上,我没有去走廊温书,而是早早睡下了。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出了寝室,进入了一间考场,考卷的名头上写着“天堂测试卷”。  我拿出笔,开始答卷。  醒来时,手里多了一样东西,一张卡片,绿底,上面两个“TT”字母。  我起身,穿戴整齐。走出寝室前,我回头呢看了一眼王丽静。  我直奔东侧寝室,打开窗户,冷嗖嗖的空气扑面而来。  明天,校园又会增加一起学生失踪案,名不见经传的我也当一把校园焦点人物。  我爬上窗台,微笑着,纵身一跃…… 共 502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
癫痫特征的具体表现有什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