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韵小说车祸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3:39:33 来源: 抚顺信息港

阴霾遮丽日,艳阳姗来迟,寒霜迷雾重,俯首思旧梦。  连日来的狼烟雾霾,像一片朦胧的令人窒息的幔纱,把人们都变成了近视眼,白内障。百十米内的物体皆在朦胧之中。月朦胧,鸟朦胧,天朦胧,地朦胧,一切皆在朦胧中。这恼人的气象,不但污染了空气,搅扰了人们的情绪,遮挡了丽日的面容,也把我的思绪带到了八年前的一场车祸之中。  夜幕降临了,西山的一抹红渐渐淡去,铅灰色的云像一顶锅盖,慢慢地,慢慢地笼罩着京城。一辆白色丰田面包车急驰着驶出京城,通过涿州收费站,进入了河北境内。  那天,也是这个季节。我们一行四人乘坐单位的丰田面包车,去找清华大学建筑系的邹教授,商议一项工程设计方案。工作结束后,已是近黄昏,按照以往的工作安排,这个时辰,这种天气,本应留宿驻京办事处,第二天返回。但由于时间紧,任务急,在领导三番两次的催促下,只好连夜赶路返回。  司机是个有二十多年驾龄的老师傅,曾在中国的版图上南征北战,行程二十五万公里无事故。土建工程师王文知识面广,说话幽默风趣,他能把一件很普通的事讲成令人捧腹的笑话,是我们这次旅途的开心果。水暖工程师老刘,技术高超,是我们单位水暖界的头牌大腕,他的特色是沉默寡言一句能抵千金。我是负责电气的工程师。至于我的特色嘛,先不说了,看看,光顾着白虎了,我们已经进入了保定境内。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公路上一片漆黑,在没有月光的夜晚,汽车的两只大眼睛瞪得圆圆的,亮亮的,它紧盯着公路两侧隔离带上的反光片,小心翼翼地摸索前行。黑夜屏蔽了我们的视线,寒冷侵袭着我们的肌肤,疲劳消弱了我们的兴致,困倦干扰着我们的双眼......。“别睡了,看看前面是什么!”司机突然喊道。这一声吼,把我们的睡意全吓跑了。借着汽车灯光的照射,我们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团似烟似雾的,白茫茫的球状体在滚动,忽左忽右,漂浮不定,令人胆战心惊。这是什么东西呢?司机显然是被这个东西吓住了,车速明显降了下来......,忽然司机师傅大悟道:“坏了!咱们到了魔鬼路段啦!”“这是事故多发区,是来往司机们发怵的路段。据说,此段原是乡村的一片坟地,从此路过的汽车稍有不慎,就会发生事故。”听了他的话,我们的心顿时都提到了嗓子眼,怎么办呢?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有硬着头皮闯了。我们安抚司机开慢点,不要怕,有大家一起壮胆呢。  说话间,车已经来到那谜团中,只见它像一团柔柔的白云,又像一团蓬松的棉球,又像......反正很可怕,在汽车的冲击下它忽的散开,车前立刻变成一片茫茫雾气,我们顿时像患了白内障似的,什么也看不清了。无奈,司机打开了雾灯,可尽管如此,前方的能见度也只有四五米。只能像盲人探路一般,一米一米地往前爬行。漆黑的夜,漫天的雾,我们好像是茫茫大海中的一个孤舟,凭借着可怜的车灯沿着公路边上的白色隔离线步履阑珊的前行,我坐在副驾驶位置,瞪大眼睛帮着司机认路......。这蜗牛漫步式的速度,何时才到家呀?司机开始着急了,不由的加快了车速,好像到了四五十码。我们焦急和恐惧的情绪渐渐平稳了下来。  “砰”地一声闷响,我的头部猛烈地撞击在前挡风玻璃上,玻璃的碎片像雪花一般飞散出去,我的茶杯和皮包也应声弹出,坐在后排的两位老兄也是”叮叮咚咚“的,不知撞到了什么地方,我马上意识到,汽车追尾了。好险呀,幸好我系上了安全带,不然我也会象炮弹似的飞出去了。不要说我事后诸葛亮,从遇到那团诡异的团雾,我就预感它是不祥之兆,看看果然出事了。“快下车,远离此处,躲到隔离带以外,小心后车追尾!”司机果断的命令我们,大家急忙下车躲避。果然刚刚下车没几分钟,车后面就传来“砰,砰,砰”的撞击声,几辆车相继追尾。现场变的一片狼藉。查了一下我们的情况:因为车速慢,车上人员除了我的脑门被撞了个大包,其他人只是受了惊吓,并无大碍。本来就没有鼻子的面包车,前脸被撞瘪一个大坑,汽车前挡风玻璃粉身碎骨,发动机也被撞得头破血流(汽油机油满地流)。被我们亲吻的前车后备箱像燕尾高翘着,和我们亲热的后车车头高高的鼻梁已经毁容塌陷了。再后边......看不到了,反正谁也不好受。接着是报警,在瑟瑟寒风中等待.......,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来了警车,后面跟着几辆大拖车,把我们的车和这些惊弓之鸟,焦头烂额的伤员们,拉到了附近的一个修理厂,我们则在一个简易的旅社住了下来。这一宿,我基本上就没睡,除了惊恐就是后怕。我估计那哥几个也没安生的睡觉。第二天单位派车把狼狈不堪的我们接了回去。这是我所遇到的可怕的一次车祸,令我终生难忘!  这正是:  返程急,竟遭遇凶险谜团  遇车祸,险葬送卿卿性命  赶任务,误工期欲速不达  终难忘,此教训警钟长鸣     共 187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癫痫的正确饮食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