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玉笑看养生我晚睡抽烟不运动图

2019-06-08 20:17:32 来源: 抚顺信息港

小儿退烧
宝宝发烧38度怎么办
小儿退烧

11月7日至19日,“我的文学行当——— 黄永玉作品”将在广州图书馆举行,这也是“我的文学行当”全国巡展的第二站。届时黄永玉会亲临现场,举行读者见面会。展览总策划李辉说,之所以命名为“文学行当”,是因为黄永玉先生“他是画家,同时也是创作丰富的诗人、作家,只是他的美术影响盖过了文学。黄永玉一生的创作,是‘文学与艺术的结合’”。

黄永玉画展不稀奇,文学展却是头一次

上周六,“我的文学行当”展览站在上海图书馆举行。具体负责展览的是巴金故居的工作人员,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周立民对南都介绍说,“展品的制作和展览框架我们都已经完成了,基本不会改动。我们建议第二站增加广州元素,这就靠广州发挥了。在上海,我们增加了黄先生1973年的一幅白描作品,画的是上海外滩,距现在刚好四十周年。”

今年8月,黄永玉的九十岁画展在国家博物馆举行,“90%是不重复的,黄先生办画展不稀奇,从文学角度梳理做文学展这还是次。”周立民说。

四大部分,黄永玉感慨“比我老的老头”

总策划李辉介绍说,此次展览拟定的大纲分四大部分:太阳下的风景、比我老的老头、罐斋二重唱、流不尽的无愁河。其中“太阳下的风景”以时间为脉络,以不同阶段、不同体裁的创作状况,反映黄永玉文学道路的概貌;“比我老的老头”取自黄永玉的一本书名,书中回忆了他与沈从文、巴金、黄裳等多位师友交往的往事;第三部分“罐斋二重唱”则用图文结合的形式,讲述作者对人生的思考,包括知名的《〈水浒〉人物》等;一部分“流不尽的无愁河”,讲述的则是目前黄永玉还在《收获》杂志上连载的小说背后的故事。

“‘比我老的老头’这部分是让黄老先生很感慨的,师长辈和朋友辈的人都不在了,看到展览中这部分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表情是很凝重的,很长时间我们也不说话。”周立民说。

读者见面会名人云集,黄永玉笑谈人生

18日预展之后,黄永玉进行了读者见面会,吸引数百读者到场。学者陈思和、《收获》主编李小林悉数到场,注意到,诗人北岛也在后排低调地听完了讲座。

像拿烟斗一样拿起话筒的黄永玉中气之足,他从小时候讲起,“我小时候的教育比较特殊,我们那边常常杀人,放学经过杀头的地方,同学之间还把人头提起来互相扔到身上,上午杀的头,下午肉都腐烂了,狗在吃。再加上八年抗战的残酷生活,所以对人生的生死看得不在乎了。”

黄老随后谈起正在进行的小说创作《无愁河的浪荡汉子》,已经出版的部作品才写到小时候,现在正在写八年抗战,“对于真正文学作品,不要诅咒它,不要骂它,要怜悯它,我要慢慢地写到人心里去,希望把它写完。我仿佛看到沈从文、萧乾在盯着我,要是他们看到会怎么想?因而有很多时候我需要改写”。尽管历经战争动荡,但是黄永玉说,“对待人生就是要不在乎,没什么了不起。我是孤立的个体,从不属于什么集体、什么派,有个麻烦就是谁都可以欺负你,但个体是自由的,没有生死问题。”

回应“养生秘诀”,称从不运动、晚睡、抽烟

讲座结束后,读者又问起“养生秘诀”,他回答说:“我抽烟、晚睡、不运动、不吃水果,主要不考虑养生问题。我曾开玩笑说,我死的时候可得闹清楚我是不是确实死了,记得在脚底下挠痒或者拿针扎我一下,否则等到送电炉一烧,叫开门就来不及了啊!骨灰也不要留,一个人的骨灰是很多的,给我们留下来的是一小部分,其他的都做肥田粉了。我们当时1200亩水田,浇了肥田粉的水田稻子又油又大,好吃极了!把手表等贵重的东西留下来就行了。”( 赵大伟)

江苏200多人深夜强拆农贸市场 菜贩被打重伤(图)
郑州一男子设计雾霾过滤机 专家:得不偿失(图)
温州:男子感情受挫 点燃路边8辆车泄愤(图)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