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云栖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18:40:47 来源: 抚顺信息港

楔子  一段超越世俗与身份的爱情,一生注定没有结果与幸福的守候,但他们依然爱的无怨无悔。  他为他宁可负天下,也不负他;他为他甘愿血溅沙场,也要替他守住万里河山,让他坐拥天下看云起;她为他宁愿舍去自由,纵然不会有幸福,她亦要在那寂寞清冷的皇宫里守候一生。  原本爱情的世界里容不下一粒尘沙,但他们的爱却是为了成全,包容、理解、等待、守候......千万个孤灯清冷的夜晚,终只换来一堆尘沙。  落云山乱风尘起,血溅桃花书成灰。  且看山河烟如画,一叶江水逝桃花。  倾尽天下两心泪,十年花墓葬天涯!  一、风尘起  辰晋续永三年三月,边疆传来战事的消息,请求朝廷派军支援,顿时朝野上下议论纷纷,立于庙堂之人个个都神色异样地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坐在龙椅上的南宫明叶面色凝重地看着殿下的百官说道:“各位爱卿有何对策?”。  丞相李廷思站出来道:“启禀皇上,云州与莫州相距不远,可以近水救急,微臣认为将驻守云州的薛严将军调往莫州救援”。  兵部尚书史云闻言即刻反对道:“皇上,李丞相虽言之有理,却不是万全之策,虽说云州与莫州相隔不远,可以近水解渴,但梁国一直对云州虎视眈眈,倘若轻率调走云州兵力,梁国势必会趁虚而入,夺占云州,我们不可顾此失彼啊。”  “史爱卿所言极是,云州与莫州对我们辰晋国来讲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万不可失,只是我朝应派谁去救援可保万无一失”南宫明叶脸上挂着几丝疑惑。  “要是顾将军......”  “皇上,臣愿前往莫州。”一个稳重如山的声音从殿外传来,朝堂上所有的人都闻声转头,面色惊喜地看着一身白衣的男子,白衣上染了一层灰,很显然男子是风尘仆仆地从远方赶来。  南宫明叶看到走向自己的白衣男子,脸上微微惊愕,沉思了片刻道:“青尘,你......”。  “皇上,青尘说过,即使我离开了朝堂,远在天涯,只要国家有难,我都会马不停蹄赶回来,因为......”  顾青尘若有所思地看了南宫明叶片刻又道:“这是我顾青尘一生的使命与责任”。  南宫明叶眼中闪过几丝哀伤,朝堂上的官员都因顾青尘的出现而惊喜,大家都在猜想三年前杳无音讯的百战将军为何今日突然出现,还如此及时?  但没有人知道三年前顾青尘为何失踪,而一直拒绝选秀的南宫明叶竟在顾青尘失踪后大选秀女,还封了一位贵妃,夜夜笙歌宠溺。一直情同手足、形影不离的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对他们之外的所有人来讲几乎是个不为人知的谜。  皇宫里有一处世外桃源,被取名碧水源,那里有一条静静流淌的河流,河两岸种满了桃花,每到阳春三月,桃花盛开之季,两个如期而至的人儿都携着两坛兰陵醉,在月色花下畅饮,直到喝的七分醉,两人开始一个弹琴,一个舞剑,在这片幽静的景色下宛如两缕清风,自由、飘逸。曾经那两抹绝色风华、俊雅出尘的身影在这里写下了多少故事,熟知?  今夜无花无月,碧水源的小楼中点着两盏散着淡淡幽光的灯火,有些凄冷的景色中引入两抹身影,一个紫衣束身、风姿卓然,一个白衣飘逸、出尘脱俗,他们为这片冷色染上了几丝色彩。  “青尘,你不该回来。”紫衣男子的眼眸中染尽了哀伤。  “我之前说过,这是我一生的使命与责任。”顾青尘淡淡语气中带着几分疏离。  “青尘,难道我们就不能回到.......”  顾青尘没等南宫明叶把话说完便道:“回不去了......明叶,如今你是君,我是臣,这是摆脱不了的事实,你背负着国家的命运,而我也有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之间隔的不仅仅是世俗,还有一生无法摆脱的身份。”南宫明叶的声音中带着几丝凄凉与落寞。  “因为.......那就是我们的命。”  “呵呵,什么是命?我堂堂一国之君竟连自己的命都掌握不了,有爱不能爱,想恨却又无法恨,且悲且叹!”  “明叶,不要忘了明清走时说的话,世间有爱,而我们就是爱的使者,我们要把自己的爱放大,放到千千万万的百姓身上,他们的幸福就是我们爱的见证。”  顾青尘见南宫明叶不语,又继续念道:“过不了几日,这里的桃花就开了,我便要带兵出征”。  “何必急着走?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南宫明叶哀叹道。  顾青尘沉默不语,一双云淡风轻的眼眸中只有绝然。  “青尘,若你执意要走,我便等你,一年、十年、二十年......我纵然负天下,也不会负了你。”南宫明叶亦然执着。  “你这是何苦呢!此生能为你守这万里河山,我已知足。”  “你......”  南宫明叶心中纵有千言万语,但看到那双云淡风轻、清明了然的瞳牟时,他腹中的缱绻情思只能化作一江春水,随波逐流。他明晓自己一生的责任,也知晓青尘为他为国的决心,只是他心有不甘,江山如画、美人多娇,君临天下、傲视群众,一国之君是何其风光,可谁有明白“高处不胜寒”的无奈?  一阵冷风过境,三更细雨飘零,悄然在他心底揭起一片冰冷,明明是烟花三月,为何比寒冬还要冷!  明叶,对不起......别恨我......  南宫明叶两眼扑朔迷离地看着那抹消失在雨中的白影,怅然呢喃道:“青尘,你到底是有心还是无心?”  二、战火燎  南城门前,阵容威严,十万兵马,戎装待发,气如洪流,势如破竹,在顾青尘的带领下,将士们的脸上都充满了战无不胜的信心。谁都不曾想到桃花树下那抹白衣出尘,剑舞游龙的男子竟是如今一身威严、战无不殆的战神将军——顾青尘。  “青尘,非今日走不可吗?”南宫明叶的神色中透着一丝挽留。  “非走不可,若能早到一天,莫州战士和百姓就会少受一天苦,明叶,相信我,我定会还你一个完整河山。”  “我只要你还我一个完好无损的顾青尘。”  “一定......”  “击掌为约,我在皇城等你归来。”  两个绝世风华、威严天下的男子在此击掌、握手、言笑,彷如这片天地除了他们再也容不下一粒尘沙。多年后,世人再想起此时此景,不禁感叹惋惜,岁月枯荣一瞬间,一世沧桑祭无言。  “报告将军,前线急报:落云山莫州城,敌军兵临城下,号角连天,战火四起,百姓四处逃亡,将士伤亡惨重......”  “各位将士听令,即刻起程,前赴莫州。”顾青尘的语气透着兵临天下、不可侵犯的威严气势。  第二年三月,碧水源的桃花已开,似乎今年的桃花开得比去年的早。一位紫衣束身的男子悠然坐在树下轻抚着琴弦,被风飘零的花瓣轻然而落,萧瑟冷调的旋律伴着桃花飞絮的舞姿缓缓溢出,看似如画丹青的美景却透着无限寂寥。  凉风寒木,木花逐尘飞;观楼城,亭空空如子虚。冷烛幽伤,觞中酒残褪;夜独酌,痴如醉,醉如空......  南宫明叶静静地看着眼前那支素雅出尘的桃花呢喃道:“青尘,你还好吗?”  落云山莫州城上,顾青尘一身玄青色战袍林立在风中,他一脸忧色地看着因战争破坏的城郭,四处匆匆逃去的百姓,一栋栋空荡的房屋显得有些衰败,莫河边的桃花被吹落一地,地上还残留着一些凌乱的脚印。  “明叶,到明年桃花盛开之际,我定还你一个安定、繁荣的莫州。”  顾青尘突然又想起临别时南宫明叶的话:我只要你还我一个完好无损的顾青尘。  顾青尘的脸上嵌着几丝若如春风般的笑意......  “顾将军,我们这一战打得真是漂亮,打的那南国虾兵屁股尿流,落荒而逃。”突然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走上开,一脸胡须,眉间透着几分英气,整个人显得有些傲然,尤其是那张脸上掩不住的得瑟之意。  “叶副将,我们万不可轻敌,虽说敌兵已退到百里之外,但他们随时可能前来偷袭,我们不得不做好防御之策,以不变应万变。”  叶峰有些不服道:“将军所言甚是。”  南宫明叶静静地坐在御书房内,认真地批阅着奏章,旁边的素衣女子轻轻走到龙案前换掉那杯已凉的茶水。  南宫明叶微微抬头看着依旧站在旁边的女子说道:“临萱,去休息吧。”  “明叶,我答应过青尘一定要好好照顾你。”女子淡然的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容拒绝。  “临萱,你还是离开皇宫吧,我不希望你做一只笼中金丝雀,外面那片天空才是你的江湖,你的人生。”  “你对青尘的心就如我对你的心,既然当初我答应了做你的妃子,就会毅然走下去,直到你不需要我的那一天。”女子说完便转身而去。  “你这又是何苦,明知道我给不了你幸福.......”  一位太监踏着零碎的快步,双手呈着信函跪在龙案下低头道:“皇上,莫州传来消息。  “快呈上来。”  南宫明叶打开信函,几个笔走龙蛇般的字迹深深印在纸上,他脸上淡出一道轻然的笑,心中那道紧绷的玄终于松了下来。南宫明叶轻轻闭上双眼,心中仍旧回荡着那几个字:“一切安好,勿念”。  三、征尘难  “将军,不好了,不好了......”  夜半时分,突然一个满身鲜血的士兵闯入顾青尘的帐篷,顾青尘放下手中的书,连忙扶起欲倒下的士兵急切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南国派来一队士兵前来偷袭,试图烧毁我们的粮仓,叶副将他带了三千兵马前去追击,结果......结果全军覆没,叶副将也被敌军掳去。”士兵说完便昏厥过去,顾青尘连战甲都来不及穿,拿着随身携带的剑就往前线跑去。  天下着蒙蒙细雨,淋漓的路上洒满了鲜血,士兵们抬着伤员来来回回不知跑了多少遍,肃杀血腥的气味在这时空无声无息地漫延,一夜之间,将士们的脸上都铺满一层忧愁与哀伤,一双双疲惫的双眸透着红红的血丝。  “将军,将士们伤亡极其惨重,而我们的粮草也被毁了三分之一,恐怕要加急,请求支援。”  “我知道了,你先去安排士兵休息一阵,养足精神对付下一场战事。”  “是。”  御书房内,南宫明叶依旧专注地批阅奏章,素衣女子手执一本史书,静静地坐在离龙案较远的角落,两眼余光时不时地瞟向龙案前的南宫明叶。  “皇上,顾将军传来急报。”  南宫明叶闻言连忙跑下龙案,扯过信函打开,当他看到内容时手不禁颤抖,楚临萱看到一脸惨白的南宫明叶,连忙从他手中拿过信函。  楚临萱的眼中铺着一层忧色:“明叶,让我去吧?”  “临萱,你守在皇城,我要亲临莫州,还有......不要让人知道。”  “你是一国之君,万万不可冒然而去,万一有什么事情,我怎么向天下黎民百姓交代。”  “放心,我自有分寸。”南宫明叶说完便转身而走。  楚临萱怅然若失地望着那抹消失的背影,明叶,原来你心里除了他再也容不下一粒尘沙,女子眼中的一滴水珠悄然散落在地上。  顾青尘神色凝重地看着矮桌上的那幅地图,好似在研究什么,又在担忧什么。  “将军,史大人传来消息,粮草、兵马大概三天后到。”  易天看了看顾青尘,冥思了片刻又道:“我们还收到一个消息,皇上他......”  还没等易天把话说完,顾青尘便道:“你们暗中好好保护皇上,不容一点闪失”。  易天和一旁沉默的离影点了点头便消失的夜色中。易天和离影本是南宫明叶的影卫,专保护皇上的安全,但出征时南宫明叶硬要顾青尘带着两人,顾青尘当时没有拒绝,就是考虑到有这么一天,不想如今还真派上了用场。  顾青尘有些无奈地看着一身沾满尘土的南宫明叶道:“你到底还是来了......”  “青尘,跟我回去。”  “你明知不可能,又何必要说......”  “我......”  “明叶,如今你也看到我一切安全,你赶快回去,国不可一日无君。”  “我不会走,我要与你并肩作战,共同击退敌军。”  “此时形势危殆,难以破局,我万不可让你冒险。国有君,则国存,易天、离影,誓死也要把陛下护送回都。”  易天与离影会意地点了点头:“陛下,请随我们回去”。  “青尘......”  顾青尘细细地看了南宫明叶一眼,他脸上挂着一丝微笑,犹若一缕春风,飘逸、出尘。  “明叶,保重。”顾青尘说完便越上坐骑策马扬鞭而去。  远处高楼上,传来几许箫声,音律婉转凄凉,伴随着孤寂烟沙在这片天际蔓延:  出鞘剑,杀气荡,风起无月的战场,千军万马独身闯,一身是胆好儿郎。  儿女情,前世账,你的笑,活着怎么忘,美人泪,断人肠。这能取人命是胭脂烫。  诀别诗,两三行,写在三月春雨的路上,若还能打着伞走在你的身旁。  诀别诗,两三行,谁来我黄泉路上唱,若我能死在你身旁,也不枉来人世走这趟!  层层风沙翻起,模糊了远去的那抹英姿,此时落云山燃起了阵阵烽火,号角连天的声音响彻天际,南宫明叶静静地看着飘落一地的花瓣,眼中染尽了无穷的哀愁。  他仿佛又回到了四年前,他亦如此决然离去,眼神中除了那抹淡然、明净的笑意外,没有一丝留念,当初他放他离开是想让他幸福,只是南宫明叶没想到他还会回来,本已冰凉的心再次因他而融化,他不知道这次任他离开,是对,还是错?   共 926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那些习惯或许形成男性不育
昆明治癫痫病的研究院
昆明看癫痫病到哪个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