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雷的剑姬 第1305章 昨天被拖去打针吊水了

2019-10-19 13:25:34 来源: 抚顺信息港

苍雷的剑姬 第1305章 昨天被拖去打针吊水了

对于丝蒂芬妮的突然出现我其实一点也不感到惊讶,毕竟当终boss二段变身之后黑发少女就化为了雕像一般的存在,这有可能是女孩的本体,但同样也有可能只是一座单纯作为障眼法的水晶雕像、而她的本体则趁机隐藏了起来伺机而动。因此我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当这丫头真的出现时倒也没有惊慌失措。

唯独艾蜜琳娜的出现让我十分的意外,老实说咱都以为公主殿下如今正处于身轻体柔易推倒的微妙状态,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我早就……咳咳,刚刚啥都没说,总之本人并不认为艾蜜琳娜有能力继续参加战斗,至少需要休息较长的一段时间后才能再次变得生龙活虎。

可惜我们所有人都被这只腹黑属性全开的妹子给骗了,以至于当女孩用剑击退试图瞬移过来给我找麻烦的丝蒂芬妮的时候,黑发少女脸上满满的都是一副无比懵逼的惊诧表情。

尽管这种表情只持续了不到半秒钟。

“呀咧呀咧,被看穿了吗?”丝蒂芬妮一边不动声色地后退着一边斜翘起嘴角笑道,“真不愧是被那个奇葩女王养育教导出来的,晃点人的本事简直熟练到家了,把所有人都给骗了呢。但是现在才跳出来参战未免也太迟了一些,深渊意志已经成功在这个位面降下投影,谁都无法阻止深渊在此处站稳脚跟了。”

“也许吧,但联盟依旧能够做到某些事情,不能因为无法阻止你们就不去做了。”艾蜜琳娜在背后展开一对闪亮的雷翼悬浮于半空中和丝蒂芬妮对峙着不紧不慢地说道,“再说那个所谓的深渊意志的投影貌似也不怎么样嘛,竟然连周翼这种战5渣都能拦下它的地图炮攻击,简直笑死人了。”

如果不是需要小心维持着手里那随时崩溃都不奇怪的微妙平衡而脱不开身,信不信我现在就冲过来糊你一脸?如今的我早就不是战5渣了为什么你个腹黑妹就是故意不改口,尽管和那些规格外相比战5和战10基本上都没啥区别就是了。

丝蒂芬妮之所以会出现在附近也是因为女孩发现了我必须集中精力维持平衡不能腾出手去做别的事情的缘故,否则以那丫头的性格又怎么可能大大咧咧的主动出现在敌人面前?黑发少女多半是想利用这个机会逗弄一下动弹不得的本人,却不想和艾蜜琳娜撞了个满怀。

只不过黑发少女虽然对公主殿下表现出了忌惮,却未曾感到害怕,哪怕意识到对方先前是故意在装虚弱、实力如今已经恢复了大半也不例外。丝蒂芬妮摆开准备战斗的架势保持戒备地看着艾蜜琳娜迅速接过了话茬:“周翼能够做到这种事确实令人十分惊讶,连深渊意志本身都觉得意外,但这终究是拜空间法则灵活多变的用途所赐,换了旁人来也能做到。再说水晶龙发出的乃是为单纯的能量攻击,只在里面夹杂了少量破坏法则,又不是什么复杂深奥的东西,被人偏转方向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周翼压根就是一没有相关经验的萌新好不好,他能做到这点真的很不容易……”

“啊啦,小公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维护周翼骚年了,难不成你们俩之间发生了某些没羞没躁的事情导致身心都沦陷了?”

“当然没有,不过我并不介意和你发生一些R-18的事情——是指用锋利的冷兵器造就出飙了满地的滚烫红色液体与大量血肉马赛克的那方面。”

少女你整个人都不对了知不知道!

便在两个女孩在语言上针锋相对的时候,袭向地面的光束终于被我朝着外太空全部反射了回去,紫大人教导的方法确实很管用,不过也相当的累人。处理完光束后我只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直到这时才发现体内的能量消耗有多么严重,先前情况那么紧张根本就未曾顾得上去检查。

麻烦了,这样我就彻底沦为了打酱油的角色,接下来的战斗便是想要参加也有心无力,只能去跟露茵作伴。不过咱好歹将终boss的攻击反弹了回去,万一走了狗屎运打伤了水晶龙,那真是做梦都会笑醒的事。

想法是好的,可惜光束飞向天空之后连个屁的动静都没有,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淡紫色的光芒于蔚蓝的天空中渐渐消失,平静得仿佛它们从未存在过一样。

我知道,太空里的水晶龙仅仅只是稍微挪动一下身躯便避开了被反射回来的光束,让后者前往宇宙深空做旅行去了。即便肉眼看不到对方的动作,我光凭脑子也能够想象得出来。

“区区蝼蚁,竟然想着反过来攻击我,不知天高地厚也要有个限度。不过你的小聪明仅限于此了,即便是位面之子,也无法获得无限的力量。作为对你拦下波攻击的奖赏

,便让我用威力更大的一击将这座城市彻底湮灭掉吧!”

从头顶上远远地传来了深渊意志毫无语气的冰冷声音,短时间内便传遍了整个战场,让本就已经开始产生混乱的城市变得更加“热闹”了起来。

丝蒂芬妮紧跟着撇了撇嘴就要离开:“中二病还真是可怕,一点都容不得别人挑衅。我可没兴趣在这里陪你们看烟花,就先走一步啦。”

“想走?”艾蜜琳娜手里的爱剑微微向上一挑,剑刃上顿时反射出了刺目的耀眼寒芒,“问过我了没?”

“我不需要问你,哪怕你是周翼骚年的正宫,我只要问周翼骚年就可以了。毕竟这才是经典的王道剧情对吧?”黑发少女说着不顾公主殿下的俏脸一片漆黑甚为吓人的恐怖模样,将右手食指尖放在嘴里轻轻咬着对我说道,“呐,周翼,如果你想要把我留下来扩充自己的后(神兽)宫,这可是的机会咯?”

囧着脸沉默数秒之后,我果断面无表情地伸出手一巴掌拍平了肩头上拼命打滚疯笑着的毛球看向了黑发少女严肃认真地回答道:“走好,不送。”

丝蒂芬妮当即做出了被抛弃后伤心欲绝的表情,只可惜太过刻意反倒让人觉得有些雷囧,连一点想要对女孩怜香惜玉的念头都没有。讲道理,我更愿意拿出蛋糕用表面的奶油狠狠糊在黑发少女的脸上,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表达出此刻本人心中的感受。

别特喵的继续添乱了你丫的爱去哪儿玩去哪儿玩吧,我和你没有半包辣条的关系,犯不着将反派角色在遇到危险或者战斗失败准备夹着尾巴灰溜溜逃走之前色厉内茬地指着主角和小伙伴们大声嚷嚷着“我一定会回来的”这种无厘头的经典王道剧情整得跟男主角在身边女生们的帮助下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化解了和原本定位为反派的萌妹子之间不可告人的误会在对方即将离开之际打算出言阻拦将她留下却完全没有料到这样做会引发多么可怕的修罗场的超展开一样!

艾蜜琳娜倒是没有理会丝蒂芬妮和我之间的奇怪互动,正要将长剑朝黑发少女招呼过去的时候,却蓦然停下了动作抬头向天空望了过去;而丝蒂芬妮也是利用这个机会啪叽一声瞬移走了,至于去了哪里完全不清楚,只知道她距离咱们相当的远——看样子这丫头是卯足了力气逃跑的。

对于匆匆离开的那个女孩已经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我跟着艾蜜琳娜一起抬头望向了天空,在那里能够清楚地看到覆盖了整座城市的巨大方形魔法阵。刚开始我还以为它也会变成一面镜子放出许多的怨灵,但事实上却什么也未曾发生,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也没有晃瞎狗眼的光芒,更没有从魔法阵里面跳出来什么奇葩的怪物,只是单纯地浮现在空中而已。

“又是魔法阵,先前被我破坏得还不够吗?”见此情形的我忍不住略感疑惑地叹道,“任对方将那东西整得再大,对我来说也是一碰就碎啊。”

“那可不是什么魔法阵,你再仔细看看。”艾蜜琳娜难得的没有因为猜测错误而嘲讽本人的智商,很是严肃地举手指着天空对我解释道,“周围那些方方正正的框架尽管无视,看到中间开始闪耀着迅速出现的文字了没?”

咦,那些比甲骨文还要具有抽象派艺术气息的图案是文字来的吗!?讲道理我铁定以为那是boss在用古老复杂的符号完善魔法阵,结果美女你却告诉我那是文字?这是神马情况,难不成对面那头水晶龙也打算玩一出在开挂放大招之前来句“想起来了,我是龙傲天转世”之类的无厘头戏码?

看本人脸上囧囧有神的表情艾蜜琳娜自然知道我此刻在想些什么,顿时又好气又好笑地捏了捏鼻梁正色道:“快醒醒,这可不是什么轻里才会出现的情节、更不是某部经费全都拿去请了声优导致战斗场面鶸得只有五毛的动漫里的场景,你给我严肃点!”

“你确定是希望我保持严肃而不是面对如此海量的吐槽点当场一口狂喷出去?”

“就算真的喷出来了也无所谓,反正我是故意的。”金发少女很是随意地挥了挥手,接着继续看向天空慢悠悠地说道,“这样跟你说吧,周翼。我们头顶上这东西并不是魔法阵,而是具现出来的法则,并且还是创世法则。因为只有创世法则才需要无比庞大与复杂的法阵来施展,这是普通人、不,哪怕神族或魔族也不例外,这是我们能够接近创世神的方法。当然,也包括并非创世神的神明在内……”

女孩那句话声音太小了我没有听清,不过这并不影响我的心中产生疑惑:“那个啥,你是说所有的创世法则都是这样吗?”

“除了那个抖S本人以及丫的抖M好基友之外,无论是谁想要施展创世法则都需要使用法阵,从不例外。”艾蜜琳娜说到这里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满脸惊愕地扭头看了过来,“桥、桥豆麻袋,周翼你为什么会这样问,莫非!?”

直死魔眼啊呸、是说看到人或物的致死弱点同样也应该属于创世法则的一种,但我从来就没有像个中二病那样在空气里一边吟唱咒文一边写写画画,基本上每次都是瞪谁谁怀孕的节奏,中间哪有这么复杂?只不过我从来就没有真正在意过这种事情,小伙伴们同样也没有在意,当然更没有谁去考虑过包含在里面的更深的意义,直到现在才被金发少女所惊觉。

一直以来我都对着各种实力无比强大的规格外各种羡慕嫉妒恨偏偏却又对他们无可奈何,今天总算是彻底翻身把歌唱了。任那些家伙再怎么强大,普通法则终究无法与创世法则对抗,而使用创世法则之际对方就必须乖乖在法阵上面墨迹半天——然而我却完全不需要这么费劲,只要摆个帅气的pose扬起头捋着刘海眯着眼睛斜翘起嘴角露出坏坏的神秘诱人的笑容一边叫出招式名字一边将手指向敌人便可以了。

至于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奇葩的想法……因为先前反弹光束时的巨大消耗本人果断进入了深渊模式,所以,你们懂得。

然而我还是小瞧了公主殿下被她的不靠谱母亲长年锻炼出来的脑洞能力,只见女孩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猛冲过来将手里的爱剑换成纸扇劈头盖脸的便招呼到了本人的脑袋上:“快点老实交代,所谓周翼这个人其实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的吧,这只是你在众多位面里的一个分身对不对?是这样的没错吧,你个不光连自家妹妹都不放过如今甚至连外甥女都要下毒手的抖M!?”

我承认自己的确有点小受但不是抖M啊岂可修——!另外这里面的信息量是不是有点大,你们联盟那边如此混乱真的大丈夫?

庆阳好的癫痫病医院
扬州癫痫病医院
安徽治疗盆腔炎费用
庆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扬州癫痫病医院费用
本文标签: